电能更清洁

首页    媒体中心    电能更清洁

 

img1

 

img2

 

img3

 

img4

 

img5

 

img6

深圳人的24小时。(深圳供电局供图)

  2018年,粤港澳大湾区全社会最大用电负荷约9000万千瓦,全社会用电量近5200亿千瓦时(其中香港、澳门用电量占比约10%),人均用电量超过德国。

  南方电网西电东送电量2175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2%,统调水能利用率达95.6%,风电、光伏发电利用率均超过99%,全年全网非化石能源电量占比51.5%。

  消纳清洁水电逾1655亿千瓦时,按等量替代煤电,相当于节省标煤约6620万吨,减排二氧化碳约16500万吨,相当于植树12350万亩,植树面积约等于11个广州。

  2035年,大湾区清洁能源装机占比将达到80%。

电力之城

  深圳。3月13日上午10时,阳光有些灼热。深圳市民乐P+R充电站,在这座全球最大规模快充站里,637个快充桩,100多块光伏发电顶棚,正提供着24小时充电服务。休息室内的按摩椅上,躺着几位司机,一排亮着白光的自动售卖机,静静立在隔壁用餐区,他们只需要在这里等候1个多小时。

  “车位多,充电快,费用还少,不仅每天多休息2个小时,赚到手的钱反而更多,电动车开起来可比燃油车爽多啦。”家住龙华的出租车司机武师傅笑嘻嘻地说。

  今年1月1日,在公交车早已100%电动化的基础上,出租车也实现了99.06%的电动化,深圳成为全球首个公交车和出租车基本实现全面电动化的城市,每年可减少二氧化碳排量220.9万吨,相当于80万辆家用小汽车的碳排放量。深圳在这一领域的成绩是全球清洁能源竞赛中的里程碑,因为深圳并非容易实现这一改造的中小城市,而是有着1200万人口的超大城市。

  走出充电站,就可以瞥见深圳繁华的街头,一辆辆电动汽车穿行不息。在这里,配网电缆化率已达91%,部分区域甚至达到了99.9%,这是一座几乎看不见架空线路的电力之城。这样的场景又何止发生在深圳?截至2018年底,仅南方电网一家公司,就已经累计在广东省投建充电桩超过17393个,建成环珠三角城际快充网络,覆盖整个大湾区,成功打造绿色出行“1小时生活圈”。

  今年1月25日,东莞麻涌充电站举行“电力·擎动未来”高速公路(东莞)充电站全覆盖启动仪式,彻底解决了东莞乃至珠三角广大新能源车车主在城际间出行的后顾之忧。车主丁小姐表示:“今年新买了一部电动汽车,赶上春运从东莞回广州,要是以往肯定不敢开回家,现在充电很便利,一会就能充好电,再也没有里程焦虑了。”

  到2020年,南方电网公司将实现在广州与深圳核心区公共充电基础设施服务半径不超过1公里,在佛山、东莞、中山、珠海、惠州、江门、肇庆等城市核心区公共充电基础设施服务半径不超过2公里,助力珠三角地区实现公交纯电动化等电动汽车发展目标。

  对大湾区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但还远远不够。以大气环境为例,粤港澳大湾区PM2.5年均浓度为30微克/立方米,而纽约湾区约为7微克/立方米,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分别为9微克/立方米和12微克/立方米。人们从世界各地来到湾区,不仅仅因为这里充满了机遇。城市是否干净、空气是否清新,高水平创新人才更关注整个家庭的长期居住环境。

  世界其他湾区的雾霾治理和绿色发展之路,早早为我们提供了范例。事实上,如今空气质量最好的纽约湾区,曾经饱受雾霾困扰。在1963年,“伦敦杀人雾”来到纽约,400多人失去了生命,数千人患上严重的呼吸道疾病。直到联邦政府发布《清洁空气法》《清洁水法》等一系列环境法规和污染排放禁令,联合区域规划协会和环保组织进行大规模整治,“蓝天白云又回来了”。

  广州。3月11日,艳阳高照,碧海蓝天。广州南沙港内,庞大的电动集装箱龙门吊(E-RTG)正有条不紊地搬运着一堆堆集装箱,听不见轰鸣的噪音,也看不见滚滚的黑烟。

  “传统龙门吊(RTG)是靠320千瓦的柴油发电机提供动力,运行时柴油味很重,甚至负载大时会冒黑烟。”广州港南沙港务有限公司工程技术部技术支援室副经理赵飞告诉记者,广州港南沙港一期的吞吐量约为600万标准箱/年,龙门吊每天24小时作业,柴油机不论闲忙都要连续运转发电,能源利用效率低,耗油量非常大。

  “在大客户走访中,我们发现南沙港龙门吊油耗大的问题后,立即查阅了客户档案资料,并组织相关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实地考察,经过反复研究,提出了‘油改电’的建议。”广州南沙供电局营销部王劲锋告诉记者,通过反复考察论证,将南沙港龙门吊“油改电”工程每台箱变的报装容量设为2500千伏安。

  “我们在码头上安装了近2万米的滑触线,龙门吊只需通过伸缩臂连上滑触线就能接上市电进行作业。当时投了1亿多元进行改造,仅计算节省的燃油费,两三年就回本了,而且柴油机组维护的物料成本和人工成本也大幅减少,码头环境也好了很多。”

  赵飞说,2010年,公司对一期港口的龙门吊进行了油改电项目,改造后其动力直接来自电网公司供电,无需再依靠柴油机吊箱作业。经实际运作测算,经改造后的60台电动集装箱堆场龙门吊,与传统的柴油龙门吊相比,平均每年节省燃油费用约3800万元,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超过2万吨。

  据悉,南方电网供电区域内深圳的盐田国际集装箱码头、珠海的神华粤电码头等等,都有条不紊地推进了港口油改电和港口岸电。今年1月,生态环境部通报了2018年空气质量状况,在全国空气质量较好的重点城市排名中,广东的深圳、惠州、珠海、中山等城市位列排行榜前20名。

绿色之网

  环顾大湾区城市群,香港和澳门的大气污染排放已较早跨过库兹涅茨曲线的峰值“拐点”,呈下降趋势。随着珠三角地区大气环境治理取得的显著成效,粤港澳大湾区已成为国内三大城市群中率先跨越“大气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的地区。如今渐渐恢复的蓝天白云,让人不禁回想起2000年前后,广东珠三角地区时常被雾霾笼罩,一年中约有半年时间看不到蓝天。

  极致转变的背后,汩汩而来的西电东送功不可没。近年来,南方电网积极贯彻西电东送战略,最大限度发挥大电网资源优化配置大平台作用,全力推动清洁能源消纳,搭建起一张绿色之网。

  仅2018年,广东地区吸纳西电逾1922亿千瓦时,比2017年增长8.73%。其中,水电占比超过86%,相当于两个东莞市全年的用电量。据测算,清洁水电逾1655亿千瓦时,按等量替代煤电,相当于节省燃烧标煤约6620万吨,减排二氧化碳约16500万吨,相当于植树12350万亩,植树面积相当于11个广州。

  南方电网公司计划部主任张文峰介绍,南方电网公司正在建设全球首个特高压多端柔直输电工程——昆柳龙直流工程,2021年全部建成投产后将向粤港澳大湾区再新增输送云南清洁水电500万千瓦,每年可减少粤港澳大湾区煤炭消耗60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1600万吨。

  正所谓开源而节流,清洁能源的消纳是一个方面,如何用好每一度能源,同样是南方电网公司一直以来思考的问题。自2008年11月17日启动节能发电调度以来,广东电网建立起具有国内领先水平的节能发电调度管理和技术体系,在全省建立了脱硫、煤耗在线监测系统等,实时监测电厂“清洁度”,累计节省标煤1801.7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4620.3万吨,减排二氧化硫35.3万吨。

  2018年5月22日,南网能源公司与广东广播电视台签订了广东广播电视台大楼能源托管合同。广东广播电视台年用电量约2600多万千瓦时,本次改造采用能源费用托管模式对电视中心的空调系统、照明系统、新风系统以及广播中心的照明系统进行改造,有效降低广东广播电视台电视中心和广播中心的用电量,预计总节电量为214.7万千瓦时,相当于节省标煤263.9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1269.6吨,节能减排效果明显。

未来能源

  业内专家指出,产业转型升级、能源结构调整,对大气污染治理的贡献率超过50%,其重要性超过末端治理。南方电网公司作为能源产业价值链整合商,在湾区起步之初,已经开始谋划能源结构和布局,目前广东省清洁能源发电量占比为22%,预计到2035年,大湾区清洁能源装机占比将达到80%。

  而国际一流湾区,如旧金山湾区所在的加州,2018年通过法案规定要在2045年达到100%的可再生电力,2030年的目标则为60%。可见,世界各大湾区都在力争树立清洁电力的标杆。

  2018年6月30日,位于荔湾区的广州发电厂正式关停,这座有着80年历史的燃煤电厂曾经是广州西部重要的支撑电源,这是广东省能源结构调整的一个结果。而香港的能源消费结构中超过九成都依赖于进口煤、油产品,剩余部分则来自内地的电力净进口;澳门的能源供应73.5%来自南方电网,23.4%由澳电提供,3.1%由澳门垃圾焚化中心提供。而澳电和澳门垃圾焚化中心均为火力发电,给澳门本土大气环境带来较大压力。

  在能源结构转型的背景下,沉寂许久之后,广东海上风电开发似有跃进之势——

  在珠海美丽的伶仃洋海域上,银白色的大风车迎风旋转,向珠海电网输送绿色清洁的风能。

  在惠州稔平半岛苏茅坪至观音山一带的山地上,一排排风车呼呼转动,每转动一圈就产生1度电。

  广东省印发海上风电发展规划(2017—2030年),明确总规划容量调增至3000万千瓦,提出到2020年开工建设1200万千瓦,建成投产200万千瓦的发展目标。

  “这几年经过努力,中国已经成为可再生能源在全球生产的大国、装备的大国,生产、装备占据了世界的主要部分,我国安装的风电、太阳能光伏、生物质、地热等等,加在一起装机远远大于世界其他所有国家的增长,我国已经成为光伏大国、光电大国。”原国务院参事、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石定寰在2019年首届中国园区智慧能源高峰论坛作致辞时表示。

  2018年9月6日,东莞理工学院松山湖校区电子工程与智能化学院办公楼楼顶上,一排排光伏板建成竣工,投产后每年可发电约20.77万千瓦时,“按这样计算的话,东莞理工学院松山湖校区年均减排量在83吨标准煤、207吨二氧化碳。”松山湖东莞理工学院教授康丽对记者说,这将为学校带来极大的社会效益。

  大湾区绿色能源的利好,并不仅仅属于城市。南方电网公司还致力于构建清洁低碳的农村能源供给体系,推动农村小水电、光伏、风电、沼气等可再生能源开发,实施电能替代和多能互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消除农村发展高污染、低能效等突出问题。

  此外,南方电网公司还在致力研究储能、分布式微网等清洁能源及其利用的诸多领域,认真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做好“两个替代”,助力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建设。正如纽约区域规划协会主席托马斯·怀特所说:“除了房子、户口和福利,国际化人才将越来越重视居住的生态环境。在湾区城市群建设规划的初期,就应该把绿色生态保护纳入综合考量,避免走入一味追求生产力的误区。”